六神磊磊:一个骚人,解读一群骚人

摘要: 2017 年 7 月 15 日 15:30-17:30读领风骚:六神磊磊带你开心读唐诗

11-08 03:52 首页 广州购书中心

活动速览

活动时间:2017 年 7 月 15  日 15:30-17:30

读领风骚:六神磊磊带你开心读唐诗


地点

广州购书中心六楼多功能会议室


嘉宾

王晓磊(六神磊磊)


主办

广州购书中心、新经典·琥珀


参与方式

读者凭在广州购书中心购买的《六神磊磊读唐诗》以及小票

从一楼北门(水果捞)旁排队入场


入场时间

2017年7月15日 15:00



仅凭广州购书中心信息入场




如果没有李白


在此前盛唐诗人的朋友圈里,我们见到了许多有意思的人物。这里我们单独聊一聊李白。


有一个问题:如果没有李白,我们的生活会怎么样?


似乎并不会受很大的影响,对么?不过是一千多年前的一个文学家而已,多一个少一个无关紧要,和我们普通人的油盐柴米没有什么关系。


的确,没了李白,屈原将没有了传人,“饮中八仙”会少了一仙,后世的孩子会少了几首启蒙的诗歌,不过也仅此而已。


《全唐诗》大概会变薄一点,但也程度有限,大约是四十至五十分之一。名义上,李白是“绣口一吐就半个盛唐”(余光中诗),但要从数量上算,他诗集的规模远远没有半个盛唐这么多。在《全唐诗》一共九百卷里,李白占据了从第一六一至第一八五卷。少了他,也算不得特别伤筋动骨。


没有了李白,中国诗歌的历史会有一点变动,古体诗会更早一点地输给格律诗,甚至会提前半个世纪就让出江山。然而,我们普通人对这些也不用关心。



李白像


不过,我们倒可能会少一些网络用语。比如一度很热的流行语“你咋不上天呢”,最先是谁说出来的?答案正是李白爷爷:


“耐可乘流直上天?”


他什么时候说出这话的呢?是一次划船的时候。


话说这一年,有一艘神秘的游船,在南湖上漂荡……别紧张,这是在唐朝,公元759年,李白带着朋友划船。


那位朋友正值被贬了官,愁眉不展。当时李白已近六十了,看着面前苦哈哈的朋友,摸着自己已泛白的长须,仰天长笑:多大个破事啊,不就是官小一点儿么?别想不开了,眼前如此美景,我们应该两忘烟水里,好好喝酒才对,何必为俗事唏嘘呢?


他于是写下了这首浪漫的名诗,就叫作《陪族叔刑部侍郎晔及中书贾舍人至游洞庭》:


南湖秋水夜无烟,耐可乘流直上天?

且就洞庭赊月色,将船买酒白云边。


他们喝着酒,暂时忘记了忧伤,隐没在烟水之中。

版画 ? 川濑巴水


那么,李白还创造了其他的网络热语吗?有的,比如“深藏功与名”,出处是李白的《侠客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如果没有李白这首诗,香港的金庸也不会写出武侠小说《侠客行》来。在这部有趣的小说里,有一门绝世武功正是被藏在了李白这首诗中。


非但《侠客行》写不出,《倚天屠龙记》多半也悬。灭绝师太的这把“倚天剑”,是古人宋玉给取的名,但为这把剑打广告最多、最给力的则要数李白:“擢倚天之剑,弯落月之弓”“安得倚天剑,跨海斩长鲸”。


不只是香港文艺界要受一些影响,台湾也是。黄安一定不会写出当年唱遍大街小巷、录像馆、台球厅的《新鸳鸯蝴蝶梦》来了,这首歌就是从李白的一首诗《宣州谢楼饯别校书叔云》里面化出来的。“昨日像那东流水,离我远去不可留,今日乱我心,多烦忧”,是化用李白的句子“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


后面的“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则直接是把李白的诗句搬过来了。


没了李白,女孩子们的生活也会受到一些影响。比如美国的化妆品牌Revlon,中文名字不可能叫“露华浓”了。因为它是从李白的诗里来的—“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当然,露华浓已经退出中国市场,深藏功与名了。


如果没有李白,中国诗歌江湖的格局会有一番大的变动。


几乎所有大诗人的江湖地位,都会整体提升一档。李商隐千百年来都被叫“小李”了,正是因为前面有“大李”。要是没了李白,他可以扬眉吐气地摘掉小李的帽子了。王昌龄大概会成为唐代绝句首席,不用加上“之一”,因为能和他的绝句相比的正是李白。至于杜甫,则会成为无可争议的唐诗第一人,也不必再加上那个“之一”。


除此之外,我们在日常生活中还会遇到一些表达上的困难。


李白故里,位于四川省江油市


比如对于从小一起长大的男女朋友,你将没有词来准确形容他们的关系。你不能叫他们“青梅竹马”,也不能叫他们“两小无猜”,这都出自李白的《长干行》。


你也无法形容两个人相爱得刻骨铭心,这个词儿也是出自李白的文章:“深荷王公之德,铭刻心骨。”


岂止是无法形容恋人,我们还将难以形容全家数代人团聚、其乐融融的景象,因为“天伦之乐”这个词儿也是李白发明的,出自他的一篇文章,叫作《春夜宴从弟桃李园序》:“会桃李之芳园,序天伦之乐事。”


“浮生若梦”,也不能用了,出处同样是李白这一篇文章:“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杀人如麻”没有了,这出自李白的《蜀道难》。“惊天动地”也没有了,这是白居易吊李白墓的时候写的诗:“可怜荒冢穷泉骨,曾有惊天动地文。”—没有李白,又怎么会有李白墓,又怎么会有白居易的凭吊诗呢。


扬眉吐气、仙风道骨、一掷千金、一泻千里、大块文章、马耳东风……要是没有李白,这些成语我们都不会有了;此外,蚍蜉撼树、春树暮云、妙笔生花……这些成语都是和李白有关的,也将统统没有了。我们华人连说话都会变得有点困难。


没有了李白,我们还会遇到一些别的麻烦。


当我们在社会上际遇不好,没能施展本领时候,将不能鼓励自己“天生我才必有用”;我们遭逢了坎坷,也不能说“长风破浪会有时”;当我们和知己好友相聚,开怀畅饮的时候,不能说“人生得意须尽欢”;当我们在股市上吃了大亏,积蓄一空的时候,不能宽慰自己“千金散尽还复来”。这都是李白的诗句。


版画 ? 川濑巴水


那个我们印象中很熟悉的中国,也会变得渐渐模糊起来。我们将不再知道黄河之水是从哪里来的,不知道庐山的瀑布有多高,不知道燕山的雪花有多大,不知道蜀道究竟有多难,不知道桃花潭有多深。


白帝城、黄鹤楼、洞庭湖,这些地方的名气,大概都要略降一格。黄山、天台、峨眉的氤氲,多半也要减色许多。变了样的还有日月星辰。抬起头看见月亮,我们无法感叹“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也无法吟诵“小时不识月,呼作白玉盘。又疑瑶台镜,飞在青云端”。


李白如果不在了,后世的文坛还会发生多米诺骨牌般的连锁反应。没有了李白“举杯邀明月”,苏轼未必会“把酒问青天”;没有李白的“请君试问东流水”,李煜未必会让“一江春水向东流”;没有李白的“大鹏一日同风起”,李清照未必会“九万里风鹏正举”。


后世那一个个浪漫的文豪与词帝,几乎个个是读着李白的集子长大的。没有了李白,他们能不能产生都将是一个问题。


后来人闹革命的浪漫主义色彩也会衰减不少。有李白的“我欲因之梦吴越”,才有毛泽东的“我欲因之梦寥廓”;有李白的“欲上青天揽明月”,才有后来的“可上九天揽月”;有李白“挥手自兹去”,才有“挥手从兹去”;有李白“安得倚天剑”,才有“安得倚天抽宝剑”。

太白碑林,位于四川省江油市青莲镇


我们的童年世界也会塌了一角。那个每个小朋友记忆深处、平均每个人要听三百遍的“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的故事也将没有了。它可是小学生作文的经典万金油典故。没有了它,小朋友们该怎么把作文凑足六百字?


在今天,如何检验一个人是不是华人?答案是抛出一句李白的诗。当每一个华人听到“床前明月光”,都会条件反射般地说出“疑是地上霜”。


看一个文学家的伟大程度,可以看他有多大程度融入了本民族的血脉。比如我的主业是解读金庸小说,不论金庸的作品有多少缺憾和瑕疵,你都没法抹杀他的成就,因为华山论剑、笑傲江湖、左右互搏等等词语,都已经融入了我们的血脉之中。


李白,这一位唐代的大诗人,已经化成了一种基因,和每个华人的血脉一起流淌。哪怕一个没有什么文化和学历的中国人,哪怕他半点都不喜欢诗歌,也会开口遇到李白,落笔碰到李白,童年邂逅李白,人生时时、处处、事事都被打下李白的印记。


不知道李白在世的时候,有没有预料到这些?他这个人经常是很矛盾的,有时候说自己的志向是当大官、做大干部,轰轰烈烈干一场大事,有时候又说自己的志向是搞文学,做研究,“我志在删述,垂辉映千春。希圣如有立,绝笔于获麟”。


前一个志向,他没有实现,但后一个志向他是超额完成了——所谓“垂辉映千春”,他已经辉映了一千三百年的春秋了,还会继续光辉下去。

版画 ? 川濑巴水


李白到底有没有千金裘


唐诗里面有一种诗,叫作炫富诗,比《小时代》还严重。比如李白先生那首著名的《将进酒》: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五花马,好理解。至于“千金裘”,就比较难理解了。它的字面意思,是价值一千两金子的貂皮大衣,堪称顶级奢侈品。


好好一件貂,居然脱了拿去换黄汤喝,东北姑娘听了得多心疼。


于是问题就来了:李白真的这么有钱吗?他到底有没有千金裘?一个没正经工作的人,怎么攒钱买貂?


唐代大诗人里,李白的收入情况一直是笔糊涂账。他似乎总是大把大把花钱,却没有什么进项。比如他喜欢高消费,喝的酒比杜甫的贵很多,一斗要卖十千钱——“金樽清酒斗十千”。


“斗十千”,乃是中国诗人给高级美酒定下的标准价格。自从曹植“美酒斗十千”以来,就被后世一直沿用。王维、白居易、郎士元等诗人莫不饮过“斗十千”的高级酒。相比之下,杜甫要节约多了,他喝的酒一斗才卖三百钱。这可不是我胡编的,杜甫自己说的:“早来就饮一斗酒,恰有三百青铜钱。”


李白喝的酒,价格是杜甫所饮酒的三十三倍。想象一下,前者如果是喝的两千元一瓶的一斤装高级酒,那么杜甫喝的就是六十块钱一瓶的酒了,不折不扣的平民消费。

李白像,刘福芳绘


李白能这样高消费,看来一定是特别富裕,多半穿得起千金裘的了?其实未必。


首先,李白到底富不富,是一个大问题。他有时候看起来很富,年轻的时候到扬州去游逛,一年就败掉三十万金 [1],当地落魄公子们手头紧了都可以找他接济,活脱一个小旋风柴进。他还说自己曾养了一千多只鸟,典型的一位养殖大户。


可他有时候又好像很穷。同样是三十岁前写的诗中说,自己“归来无产业,生事如转蓬。一朝乌裘敝,百镒黄金空。弹剑徒激昂,出门悲路穷”。几乎是破产了。


唐代诗人里,有几位特别喜欢算账,比如白居易,动不动把工资奖金写到诗中。有的则对个人收入情况讳莫如深,比如李白。在写《将进酒》之前,他公开的最大的单笔收入似乎是被皇帝唐玄宗买断工龄,礼送回家,学名叫作“赐金还山”。


这一次下岗费得了多少钱呢?五百金。也不少了,够买半件貂了。问题是李白作死,这笔钱他声称自己没要!“徒赐五百金,弃之若浮烟!”


给赏钱不要,收入从哪里来?幸亏我们有无所不知的郭沫若大师。他老人家给过一种解释:李白是大财主的儿子,有哥哥在九江经商,有弟弟在三峡营业,所以有钱买貂。


你或许要问:郭沫若大师的这个说法,根据是哪来的?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他猜的。


郭大师的理由是:李白曾说过“兄九江、弟三峡”。九江和三峡都在长江边,做生意的一向很多,所以李白的哥哥弟弟一定是资本家、大土豪!郭大师的脑洞,也是醉了。


李白醉酒,颜梅华绘


还有学者说,李白为什么在诗里从来不晒亲戚们的职业?正因为那时候商人社会地位低啊,李白是有苦难言。有一位研究者叫韩维禄,他说李白不像杜甫,有着既做官又写诗的祖父和父亲。他的父亲虽然有钱,但在唐代的风气之下,成了李白的隐衷,难以说得出口。这当然也有一定道理,但只是猜测,没有证据啊。


李白能够买貂,唯一有证据的解释只剩一条——娶了小公举。


李白至少有三次婚姻,其中两次都是倒插门,新娘都是富婆小公举。他第一次结婚,新娘是湖北姑娘许氏。女方家是高门望族,祖父当过“左相”,曾祖父是开国皇帝李渊的同学,后来封了公爵。


一说到公爵家的第四代小姐,你会想到最熟悉的谁?是的,林黛玉。李白就相当于娶了个林黛玉。


李白的最后一次婚姻,新娘姓宗,是前宰相宗楚客的孙女。当然,宗楚客犯了政治错误被杀了,家境已不如前。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壮,对李白的经济也应该有不少帮助。


说起犯了错误的宰相的孙女,你又会想到熟悉的谁?是的,上官婉儿[2]。李白等于又娶了个上官婉儿。先娶了个林黛玉,又娶了个上官婉儿,你说李白买不买得起貂?


他在扬州大手大脚“散金三十万”之事,以及娶许家小姐之事,时间间隔非常近,不知道哪个在前。如果按照郭沫若《李白年表》所说的,是二十六岁先游的扬州,那便有可能是散金到破产,因此“归来无产业”“一朝乌裘敝,百镒黄金空”,一年后娶了许小姐,吃软饭。如果是先娶的许小姐,再去扬州散金、到处周济朋友,那就很有可能是把老婆的钱拿去做好汉了。


李白墓,位于安徽省马鞍山当涂县城东南的青山西麓


当然,李白的婚姻选择一定不只是为了钱,他必然有多方面考虑。他的婚姻生活幸福吗?我们也无从更多了解。千金裘里的辛酸,也只有他自己知道吧。


最后,李白的千金裘貌似也没能穿几天。


我发现唐朝大诗人都有个风气:往死里喝酒。喝光了最后一个铜板又怎么办?有个办法:脱衣服。


这也不是信口胡诌。比如杜甫,就是个喝不起酒就脱衣服的主。他喝得像孔乙己一样到处欠账,“酒债寻常行处有”,几乎上街就得被人揪住打。怎么办呢?于是“朝回日日典春衣”,脱衣服典当换钱,然后“每向江头尽醉归”——继续喝。


李白也是一样。和朋友喝斗十千的高档酒,兜里没钱了,又不能输了气势,于是也脱衣服,把身上的貂给扒了去换酒。


一件好貂,一首名诗,看似轻狂,几多唏嘘。



注释

[1]李白《上安州裴长史书》:“东游维扬,不逾一年,散金三十余万,有落魄公子,悉皆济之,此则是白之轻财好施也。”

[2]上官婉儿的祖父上官仪,曾经担任“独相”,红极一时,后来充当唐高宗限制武则天的棋子,起草废后诏书,被武则天诬陷谋反,下狱处死。后来中宗时平反,追为中书令、楚国公。


——本文选自《六神磊磊读唐诗》



活动简介

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


——杜甫《奉赠韦左丞丈二十二韵》


有位时政记者,把书读透,读出融汇贯通,借书中的故事人物针砭时事又不乏趣味,在套路满满的自媒体世界里仅凭一己之力,用优质的内容吸引无数读者,获得2016 中国年度新锐榜“年度个人新媒体”等奖项,他就是六神磊磊。


除了备受好评的“六神磊磊读金庸”之外,六神磊磊的“唐诗系列”也大受读者欢迎。由于风格独特,有个人见解,其单篇唐诗题材文章在个人微信公众号上往往迅速阅读传播数百万次,成为当前新媒体上的一大景观。


7月15日,广州购书中心联合新经典.琥珀邀请著名自媒体媒体人六神磊磊携其新书《六神磊磊读唐诗》莅临广州购书中心.读领风骚,与读者一起分享他所理解的唐诗以及读唐诗的乐趣与韵味。


图书内容介绍


本书内容横跨了从南北朝末期到唐朝的四百年历史,既沿着初唐、盛唐、中唐、晚唐的轨迹,又不拘泥于此,他紧贴大唐的历史,加以丰富的细节,把诗人们当成一个个鲜活的人来讲述。他们也“刷着朋友圈”,喝酒撸串,在人世间策马奔腾。作者别出心裁地打破了时间和空间上的限制,让叙事变得妙趣横生,再加上幽默风趣的“六神体”,把一段段诗歌的起转承合、刀光剑影、爱恨情仇娓娓道来,带你领略大唐精彩绝伦的诗歌江湖,让我们在忍俊不禁中重温最温暖最风雅的唐诗记忆。


作者介绍

王晓磊, 笔名六神磊磊,曾为时政记者。著名自媒体人。2013年12月开设专栏“六神磊磊读金庸”,借武侠人物评说时事热点、社会现象,成为最有影响的自媒体之一。获2016中国年度新锐榜“年度新媒体”(个人)等奖项。


编辑推荐

毫无疑问,六神磊磊是当今自媒体写作的高峰。


他引得无数英雄竟“折腰”:罗振宇、鲁豫、蒙曼、史航、张帆、史杰鹏、野夫、十年砍柴………他们都爱六神磊磊。

他是草根英雄,追随者无数:粉丝近千万,篇篇十万加。文章不胫而走,常常霸屏,创造了自媒体写作的奇迹。

他是2016中国年度新锐榜“年度个人新媒体”获得者。


究竟为什么,他让千万人喜爱?


他让人忍俊不禁。毫无疑问,六神磊磊是有趣的。“世上好看的脸蛋太多,有趣的灵魂太少”。有趣的灵魂,写有趣的文字。他的文字,从来不为了取悦而撩拨,而是让你读着读着,情不自禁地,甚至毫无预料地,捧腹大笑。

他举重若轻,四两拨千斤。全唐诗四万八千九百余首,被他用活色生香的人物和故事,娓娓道来,从初唐到晚唐,重要的人物,他用轻盈的笔触,栩栩如生地还原在我们面前。让人深切地感受到唐诗的力量与美。

他对人性洞若观火。这世上的儿女情长、世态炎凉、升迁贬谪、草莽英豪、离愁别恨,细微之处见人性,让人禁不住怀疑,这样的对人性、对官场、对世情的洞察,怎会出自一个三十岁的年轻人之手。

他温柔敦厚,深情,正直。无论是对唐诗的流失散佚,还是对老杜的一往情深,无论是四杰的多舛命运,还是杜甫对李白的“基情”,他对人,对事,字里行间,流露出一种了解、同理、正直和深情。所以,北大的张帆教授说,他的价值观和我是一样的。


这是一本浅近的唐诗入门读本。


六神磊磊用了两年的光阴,倾情于唐诗,写出一个轻谐版、深情版、史诗版的唐诗三百年。只要你常用汉字,懂得21世纪的汉语,通过这本书,你和唐诗的距离,就只隔着一道矮墙。


名家推荐

六神磊磊是个有趣的人,他读金庸,读唐诗,都别有天地,自成一家。


——蒙曼 著名学者


唐诗比他熟的,远没他文采好;比他文采好的,唐诗远没他熟。这是我平生所见有关唐诗可读性最强,见解最精辟的书。读完这本书,你对唐代那个诗歌的锦绣之世,将会有不亚于专业程度的了解。


——史杰鹏 历史小说家

                                                                              

认识六神磊磊是因为做节目,然后就关注了他的公众号。这是个技术加力气活,常常这一分钟刚收藏,下一分钟就没了。虽然麻烦,却莫名觉得他酷酷的。只是,老忘记他是我广院的师弟,感觉他更像北大的。这样说没有贬低或抬高,只是,气质是个难以言表的东西,文艺范,艺术范,文学范,文化范,各不相同。               

一直羡慕写字的人。一个人,一支笔,不用抛头露面,不用和周围你来我往,安全,逍遥,孤独。只是,想想他每天下午2点带着手机电脑和茶在咖啡馆写作,我都替他焦虑。在节目中他曾气定神闲地对我说,一个写字的人,随时要做好被忘记的准备。我们都会被忘记,在那一天到来之前,还是要努力被记住。这也是文字的意义。


——鲁豫 著名主持人


说唐诗是通向中国文化的一扇门,直到遇到六神磊磊这个把门人。他逆转了这扇门的方向。从此,唐诗不仅通向古远,还通向当下。在这本书里,你对诗人不会再仰望,而是相逢。                                                                   

——罗振宇 罗辑思维创始人


第一次读六神磊磊,就想到六神花露水,至今难改。他评金庸,我想的是他有多么666,多么神,现在看他笔涉唐诗,则触目皆趣,趣里是一花一世界,是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是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我想,他可不就是一瓶六神花露水么。 


——史航 著名编剧

                                                         

“六神磊磊读金庸”是一个影响力非常大的公号,说它是移动互联网时代内容原创一个很难超越的标杆亦不为过。六神磊磊以金庸武侠小说这个大IP为基本盘,用笔如剑,纵横千古,落在当下,谈世道人心,说兴亡成败,让读者大呼过瘾。

以金庸武侠这个酒杯浇自己块垒的写手,不知凡几,为什么六神能一起绝尘?我以为关键在于他对中国古诗词特别是唐诗烂熟在胸,更难得的是他既能以现代人的视野来读唐诗,又能以“了解之同情”的态度去体察古代诗人的情感与胸怀。如此读唐诗既没有古今之隔,又不流于戏说的油滑。六神磊磊读唐诗,颇有“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的意趣。了解六神磊磊如何读唐诗,才能明白他解读金庸武侠令众人如醉如痴的功夫从何而来。       

——十年砍柴 作家


文章部分内容转载自新经典微信公众号




首页 - 广州购书中心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