铿锵玫瑰 贵州籍特种女兵“蜕变记”

摘要: 血性才是最靓的特质,武装才是最美的容妆。

11-07 22:19 首页 当代先锋网




前言:

  18岁,白裙飘飘,邀约两三好友,享受着高考后的放纵时光。


  20岁,青春正好,徜徉在大学的自由殿堂,无拘无束遥想诗与远方。


  22岁,风华正茂,精心梳妆、温柔得当,有着“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抛去战场上的英勇刚强,私下的她们爱笑爱闹。


  在许多人的想象中,这似乎该是每个年龄段女性该有的模样。但,“中华儿女多奇志,不爱红装爱武装”。在有的女性看来,血性才是最靓的特质,武装才是最美的容妆。在她们滚烫的胸膛里,“军人梦”早已萌发许久,只待“伺机而动”。


  在南部战区陆军第75集团军某特战旅指挥通信连里,就有着这样一群来自贵州的女兵,她们平均年龄20岁出头,却放弃了舒适的大学生活,选择了“涅槃”一样的军旅生涯,逐渐成长为文能挥墨演讲、武能亮剑克敌的“特种兵”。


“偷得浮生半日闲”,贵州女兵们常会充分利用时间,在宿舍学习并分析各自的心得体会。


心之所向 

那一抹不灭的军绿


  入伍参军这个想法,张芳心心念念了许久,久到令自己生疑这是否是流淌在血液里的不甘和渴望。“我爸以前当过兵,只可惜第二年因病退伍了。”即便如此,父亲当年穿着军装的照片,仍被张芳保存在自己的空间相册里,她时不时地就会拿出来向人“炫耀”道:“看,我爸可帅了!”


  父亲的遗憾,在不知不觉中,演变为张芳心底萌发的梦。受父亲影响,爱看军事题材影视作品的她,迷上了《士兵突击》《特种兵之火凤凰》等电视剧,“我甚至还躲在被子里用手机看过《麻辣女兵》”。在大二时得知自己也可以报名入伍,张芳毫不犹豫便报了名。“在我就读的新闻学专业里,只有我一人报了名。”


     共同学习共同进步,团结的贵州女兵,在部队里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孤单的征程,因为志同道合的逐梦人变得不孤独。


  在入伍体检中,张芳意外结识了同乡同校同级的陈露。与张芳一样,陈露来自群山绵延的毕节,父亲也曾入伍当兵,她也有着一样的“军人梦”。于是,话不多、身子有些瘦小的陈露,成了张芳结识的第一个“战友”。


  怀揣一颗“军人梦”,想要入伍圆梦的,除了她们,还有许多来自贵州各地的女孩。她们因为同一个梦,果断地剪短长发,只身前往心之所向的绿色军营。“2015年9月11日,随着入伍的大部队,我和陈露来到了工兵团。刚下车便见一片片整齐的绿,那是路旁大树的颜色,也是军装的颜色。”那激动不已的一天,从此便成了张芳永生难忘的“纪念日”。“刚穿上部队分发的迷彩服时,特别自豪也十分神气,感觉自己也算是半个军人了。”


 女兵们在进行对抗训练。


渴望“战场” 

在成长中涅槃重生


  军营生活的规律、枯燥与单一,高强度的日常训练,让许多贵州籍的女兵们累到几乎没时间想家。而对于第一次远离家乡的陈露而言,这样的体验让她崩溃不已,她笑言,“新兵入伍的前三个月,我几乎每晚都是以泪洗面”。


  新兵下连,她们被分到不同的连队,有的成了卫生员,有的成了爆破员、话务员。新的生活还没几年,就陆续转隶到某装甲旅成为通信兵。岗位的变换,对于不少女兵来说,是一次不易的从头开始。原是工兵爆破专业的张芳对于这次转岗,曾恐惧的表态,“我宁可多挖几次雷,也不愿做通信兵”。


脸上的迷彩是女兵们的常用“面膜”。



女兵们传递炸药包后的爆炸瞬间。

  报务专业是通信兵的基本功,要求她们对每一个数字传递都要精准高效,需要脑、眼、手、耳密切配合,并日复一日地学习训练。2012年入伍的贵州女兵罗科梅,虽年纪不大,却主动做起“大姐大”的角色,承担起班长的责任,与大家相约一起白天抄、晚上记,无论在学习室还是宿舍,几摞厚厚的号码簿与她们形影不离,走路、吃饭甚至做梦都对号码念念不忘。甚至于,后来她们还齐心协力自创“布线U型卡槽”“便携式转接柱”等方法,不仅增强了有线通信的安全性、隐蔽性,还大大缩短了指挥联通时间。


  “来自贵州大山的她们,性格坚毅且要强,体能素质也比别的女兵更好,在训练场上均是‘个顶个’。但因学习资源和环境相对其他省份稍弱,一开始在学习上会有落差感。”在指挥通信连指导员张永红看来,个头普遍不高,身材看似瘦小的贵州女兵,却总能爆发出令人惊讶的能量。


  在连队里,若说起学习典型,来自贵州遵义的女兵齐珍珍可谓当仁不让。从理论学习的垫底者转变为“特邀政治教员”的背后,是她抄录习主席讲话原文、撰写心得体会整整7大本的思考与沉淀。


女兵在进行穿越火障训练。


  为证明女兵不是花瓶,更为心中渴望已久的“战场”。2014年3月7日,一份签有全体女兵名字的请战书放到时任旅长案头,表明全体女兵强烈申请操控主战装备。“当时,我们贵州籍的女兵全都踊跃报名参与。”张芳回忆。


  时至今日,罗科梅依旧清晰记得,2014年7月,在朱日和跨区演习中,她有幸成为首支成建制进驻的通信女兵中的一员。2天3夜连续不间断的演习中,她与战友们驾驶摩托车头顶似火骄阳、口嚼黄沙拌饭、驰骋大漠戈壁,环场机动200余公里,出色完成指挥所警戒转移、通信保障等多项任务。


  然而,真正的考验才刚刚开始,更多的意想不到正蛰伏在前方。


驻守南疆 

牢记“我是特种兵”


  “让我去哪就去哪,打起背包就出发。”今年5月,在改革强军浪潮中,女兵们从装甲部队转隶到特种部队。短短5年时间,这已是连队第二次转隶、女兵第三次变换专业岗位。


  尽管一切归零,再次面对全新环境和岗位的挑战,但在齐珍珍看来,任何一次改革都伴随着阵痛和新生。而这一次改革,意味着她们将走向更艰苦的训练场,这必是一场难得可贵的血性洗礼。经过选拔,在17名女特战队员中,贵州女兵就占据了6个名额。


 女兵们在进行杀蛇取胆科目训练。


女兵在进行滑降科目训练。


  “战场不分男女,子弹不看性别”。在黄土飞扬的训练场上,贵州女兵个个都是敢比敢拼的“火凤凰”。为了练胆练识练血性,她们从杀猪开始操刀练手,野战生存中抓蛇取胆,野营拉练中荒墓探秘,实战化训练中穿越火障,心战演练中传递炸药。而在高负荷的特战训练中,练攀岩,四层楼高的攀岩墙让她们不寒而栗;练格斗,每天上百次的前扑后倒过肩摔,每个人身上都伤痕累累;练特种射击,12.7毫米反器材狙击步枪后座力较大,打多了肩膀会被震得发青发麻发痛……即便如此,她们仍咬牙坚持至最后。


        虽“雨天一身泥”,但女兵们毫不在乎,仍进行着战术训练。


  “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风吹日晒就是化妆品。早上跑3公里、下午5公里、晚上8公里,这便是她们的日常训练和基础训练,加上攀登、特种射击和倒功等几十种特种训练,她们付出的比男兵更多。”通信连副连长兼特战队负责人吴文娇不止一次地心疼这些姑娘。在她看来,贵州女兵吃苦意识特别强,乍一看不起眼,但她们卯着一股干劲,遇到困难会自己想方设法克服,在努力加强自己技能时,还会默默帮助其他队友。“她们在特战队员中是骨干力量。”


  “休言女子非英物,夜夜龙泉壁上鸣。”特战队员中的贵州女兵,人人深知自己“首先是一个兵,其次是一个女兵,最后才是一个女孩子”。在一次次挑战身体极限的训练中,她们团结一致、互相鼓励,没有一个人抱怨退缩,在她们娇柔的身上,透着一股坚若磐石的刚强。“如今在部队里,提到贵州女兵,旁人便会刮目相看。”作为特战队员中的一员,贵州女兵徐丽英为这样的变化感到高兴。


  在南疆大地上,贵州女兵们晒黑了皮肤、磨出了老茧、留下了满身伤痕、挥洒着无数血汗……但,从成为特种兵的那刻起,再艰难的过往都化为前行的动力。她们,正用不灭的初心坚守着军人使命,用绿色的青春书写着不一样的五彩军营。


       夕阳西下,结束训练后的她们深知,梦想在路上,明天仍是新的开始。


  从军之路,考验不断,步履便不会停歇。


  一路的艰辛,一路的慷慨悲壮,一路的血泪相随,她们选择报之以歌:“铿锵玫瑰,柔能若水,强可制刚……或许,我没有那么坚强,只因这身军装,给我信仰和力量,强军之路才能大步昂扬,一身戎装,一生荣光。”




文|当代贵州全媒体记者 王琳 邱胜

图|王琳 张正举

编辑|张婷

编审|林茂申 彭奇伟




首页 - 当代先锋网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