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新法或助中小企业破解融资难

摘要: 我的图文

11-14 14:47 首页 法人杂志

▋本文来源:《法人》李立娟


新促进法为中小企业打破融资难的“瓶颈”再加新助力」


近日,经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九次会议表决通过,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小企业促进法》(下称“新促进法”)正式颁布,将于2018年1月1日起实施。新促进法特别针对中小企业的顽疾“融资难融资贵”的现象,提出了具体措施。


工业和信息化部中小企业局局长马向晖指出,新促进法将“融资促进”单设一章,体现了对促进中小企业融资工作的重视程度。


而新促进法将如何为中小企业融资保驾护航,破解中小企业融资难的局面,打破融资瓶颈,值得各界期待。


融资一直是“瓶颈”

赛迪顾问中小企业研究中心分析师苏翔在接受《法人》记者采访时表示,以规模以上中小工业企业为例,根据国家统计局《2016年中国中小企业运行报告》,截至2016年末,我国拥有规模以上中小工业企业共37.0万户,有融资需求的中小企业中,38.8%的企业反映融资需求未能获得有效支持,中小企业依旧面临着融资难的困境,同时,银行惜贷、压贷、抽贷、断贷现象时有发生,银行对中小企业的贷款利率普遍上浮30%以上,中小企业融资成本居高不下。


“中小企业在解决社会就业、发展地方经济和集中发展一些特色产业等方面确实发挥着重要的作用,但是融资问题在目前来看成为制约诸多中小企业发展的‘瓶颈’。”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常莎律师在接受《法人》记者采访时也表示。


她进一步解释道,首先,从企业债券市场看,我国企业债券的发行受到政府的严格控制,中小企业很难取得发行债券融资的资格;其次,从银行贷款角度来说,中小企业可提供的抵押物少、难以承受抵押程序烦琐,又很难找到合适的担保人,往往不得已走上民间借贷的途径;最后,从民间借贷的角度来看,我国民间的融资活动因其缺少法律法规的规范以及与高利贷等违法活动相关,大多都处于地下或者半地下的状态,并不能形成规范的体系作为持续稳定的资金链以供中小企业发展之需。


在常莎看来,融资问题需要从企业自身和外部两大方面来解决。从自身来说,首先,中小企业自身在财务制度上并不健全,经营管理层相对缺乏必要的素养;其次,中小企业在创业阶段基本都是依靠内部融资发展起来的,而内筹资金的利率本身就足以限制企业资金的运转及企业的发展;最后,中小企业的规模、资源及管控能力都相对较弱,这使得其管理并不科学,企业抗风险能力、守信能力都相对较差。


“有些企业在用人机制上具有明显的家族特色,在一定程度上加剧的企业管理的不稳定性,使得中小企业普遍存活年龄较低。在外界来看,这足以让外界形成企业并不可靠的观念,因此其进行融资将会面临难题。”常莎说。


从外部环境来看,目前缺乏有效的融资担保机制和风险投资机制。中小企业固定资产少,贷款受限以及自身信用度较低,使得能够为中小企业提供担保的信用主体越来越少。而风险投资在我国还没有得到充分的发展,规模较小,运转机制也不完善,因此其对中小企业的助力还是相对微弱的。


另一方面,虽然目前融资的渠道趋于多样化,但是从中小企业自身来看,无论是企业初期还是后续发展阶段,想要持续的发展和稳定的资金链条,一般还是在依靠自有资金及内部的投资,企业对外融资的能力较低就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其进行多种方式融资的能力。


立法相对滞后

 

中研普华研究员刘志达在接受《法人》记者采访时也对记者强调,我国的中小企业大部分是属于劳动密集型的,技术水平较低,规模小,抗风险能力差,财务管理不健全,导致管理混乱、产权界限不明确等。此外,领导者的管理水平低,导致对经济形势不敏感,缺乏宏观的规划。


“我国针对中小企业新出台的法律法规虽然一定程度上促进了中小企业发展,但是与中小企业发展需求而言还不能完全匹配。”常莎认为,目前存在立法稍嫌滞后的现象。


她进一步对《法人》记者解释道,现有的针对中小企业的法律条文,如《中小企业促进法》《反不正当竞争法》《乡镇企业法》等,虽然在一定程度上保护了中小企业的利益,但是具体实施的规定尚有许多不足。


在金融信贷、融资引资方面,我国现行的《中小企业促进法》中缺少相应的实施细则来降低中小企业的融资风险。而为中小企业发展提供各方面的政策和金融支持离不开立法支持。所以必须加快关于中小企业融资信贷的法律法规的起草与制定。


苏翔同样认为:“现行法律是针对当时中小企业的需求制定的,是一定阶段的产物,在信贷政策方面并不存在法律漏洞。随着中小企业新的需求的不断出现,一些不适应当前中小企业发展需要的规定会被修订和完善,从而更好地为中小企业服务。”


刘志达对《法人》记者说,立法的滞后性就容易导致在贷款用途监管方面不易做到实施监督,从而增加银行贷款的风险。此外,对于担保放低标准或盲目放松也极易导致风险的发生。


新法立足实际


“新促进法的制定,立足于我国当前中小企业实际情况,在财税支持、融资促进、创业扶持、市场开拓、权益保护等方面增加了相应的具体措施。” 常莎对《法人》记者表示。


她进一步说,应将实践中行之有效的政策和做法上升为法律规定,着力解决中小企业面临的负担重、融资难等突出问题。与此同时,本次修改的新促进法提出健全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多渠道推动股权融资,发展并规范债券市场,促进中小企业利用多种方式直接融资。本次的新促进法直接针对的就是中小企业融资困难的现状,倡导从多方面、多角度地鼓励为中小企业创立融资机会。


“为进一步改变中小企业融资难现状,新促进法将‘融资促进’单设一章,从融资环境、金融监管、普惠金融、融资渠道、制度保障等层面提出优化方案。”苏翔如是对《法人》记者说,融资环境层面,加强宏观调控,加大对中小企业的信贷支持;金融监管层面,明确提出国务院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对金融机构开展小型微型企业金融服务要制定差异化监管政策;普惠金融层面,支持中小银行、非存款类放贷机构、国有大型商业银行等各类金融机构开发和提供适合中小企业特点的金融产品和服务;融资渠道层面,推动并健全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建设,支持中小企业利用多种方式直接融资;制度保障层面,建立并完善担保融资、政策性信用担保体系、风险补偿和征信评级等制度。


刘志达也对《法人》记者表示:“在目前的法律体系中,中小企业的融资信用担保和直接融资还存在比较多的法律阻碍,相关法律还没有充分发挥为中小企业融资保驾护航的作用。”


苏翔认为:“中小企业是社会经济实体的重要组成部分,新促进法立足中小企业实际发展需求进行修订,从财税支持、融资促进、创业扶持、创新支持、市场开拓等方面对中小企业的发展环境进行全方位优化,有利于中小企业实现健康快速发展,对激发社会经济活力、带动社会经济发展具有重要作用。”


他进一步对记者建议道:“建议政府相关部门根据新促进法的规定制订相应的配套支撑方案和具体执行措施,并加大新促进法的宣贯力度,让中小企业能够懂法、知法、用法,切实解决中小企业面临的困难,不断激发中小企业发展活力,让中小企业享受法律红利。”


常莎最后对《法人》记者强调:“从新促进法修改可以看出,国家鼓励和支持中小企业的发展,同时中小企业在经营运行中存在的问题与困难得到重视。”


她进一步说:“本次新促进法修改主要针对的是融资途径的多元化,通过国家支持、市场开拓、权益保护等多方面解除了中小企业的后顾之忧,但在具体实施的细则上还有丰富的空间。”





首页 - 法人杂志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