沼泽乐队 | 一把古琴打破了时空的疆域

摘要: 沼泽终于把话唠的“魔爪”伸了过来

11-09 10:16 首页 轻松调频EZFM

本篇内容

由听写一小时音频鞠躬尽瘁的歌单搬运工小张儿

温情呈现




前几日沼泽乐队做客了Music Matters直播间

李源方舟进行了一场“话唠”间的比拼

从陈年往事聊到了对未来的畅想

从乐队名曲聊到了私房推荐

从沼泽里的“人声”聊到了多年来的转变

保证是一期令你耳朵“酸爽”的节目


↑由于语音时长不得超过30分钟,点击“阅读原文”即可获取节目下半小时完整录音




→ 关于“北惘闻,南沼泽”:

 

方舟:

近些年以来,沼泽乐队对电古琴声音的探索在国内堪称独树一帜,很多既听后摇、又看武侠的朋友都说北惘闻,南沼泽……

 

海亮:

其实沼泽乐队和惘闻乐队有一起做过联演。我们认识得很早,也是最早一批做这类音乐的乐队,以前他们来广州我们也会跟他们一起演,我们去大连他们也会跟我们一起演。

 

方舟:

其实大家的出发点类似,即所谓的后摇Post-rock)这个形态。这么多年来,沼泽也做了很多探索,比如大量运用中国传统文化古琴的元素。



→ 这里是花絮:

其实在电台里放器乐表演的作品机会比较少,因为这样会给观众造成一种错觉——这个电台为什么没人说话,就好比上面这首《沉醉不知处》

沼泽乐队常会遇到尴尬的场面,好比有一次他们在颁奖礼上表演(地点:体育馆)。有一些乐迷发微博说,“怎么这个乐队调音调了老半天,还不开始表演。”



→ 关于“人声”:


方舟:

早些年在沼泽的音乐里,人声文本的演出占很大比重,现在我们能在沼泽的作品里听到一些演唱的段落,这个比例如何分配?


海亮:

我们现在更希望做一些将人声作为点缀(不是特别强调人声),以器乐为主的音乐。因为沼泽基本上已经塑造了自己非常独特的声音,并且人声很难加入到现在这个已经成型的体系里。我们时常在思考即使将来再做,也会把它做出一种更背景性、氛围性的效果。


方舟:

让我想起窦唯在某一阶段做过的一些尝试,也是把文本的部分拆散,将其打乱,用一些表面上看起来完全没法理解的文本,对应人声的发声,填埋到音乐作品里。


海亮:

是的,其实在人声这个实验上,也有很多音乐人在不断努力,比如 Beyond 也试过做了整张专辑都是人声的实验,其中既有歌词,也有各种各样由人发出来的声响。我觉得对人声来说,还有很多可发掘的空间。



→ 关于风格的转变:


李源:

沼泽之前会有些传统的作品,到后摇的这一转变,除了人声的去留问题以外,还有其他方面可以体现你们对后摇的理解和对经典摇滚的解构么?


海亮:

有的人认为后摇是用摇滚乐器演奏不摇滚的东西,它保留了摇滚乐的精气神,延续了摇滚乐的反叛性、自由性、开放性,更重要是他摆脱了摇滚乐主体的根源。摇滚乐的主体是由布鲁斯发展而成的,传统的摇滚乐虽然派系很多,但多多少少都有布鲁斯的影子。但是,后摇基本上摆脱了布鲁斯,并且更广泛地吸收了其他音乐风格,比如:古典乐、电子乐、世界各地的民乐等等,用摇滚乐的大动态以及自由的手法从而去表现。后摇同样有失真,有音墙,有很强劲的节奏,它的音乐语汇是前所未有的广泛。


李源:

海亮刚才说了,后摇滚其实是用摇滚的乐器演奏不摇滚的音乐”,而你们(沼泽)的音乐是“用不摇滚的乐器来摇滚演奏不摇滚的音乐”,更进一步了的感觉。



→ 关于古琴的选择:


方舟:

反叛的第一步是把结构性的惯常思路打破掉,比如抛弃主歌副歌高潮等很典型的框架;在声音上也有新的探索,除了语义部分的重新介入外,再就是古琴声音也是非常招牌、典型的声音。很好奇沼泽是什么时候开始把古琴的声音加到音乐里的?


海亮:

2005年开始的,也得有十来年了。

我们第一张出版以古琴为根基的专辑是在2010年,但从2006年开始已经做现场的尝试了。当然这个尝试是需要时间的,要把东西做出来需要付出很多努力。严格来说我们做的是一个通电的古琴,它与传统古琴的不同之处就像吉他与电吉他的区别。

我特制了一个实体的电古琴,有Pick-Up(拾音器),接上各种各样的效果器,让它有不同的层次和效果,再去跟乐队配合。


方舟:

就是把声音进行了技术手段上的改造。其实很多中式弦乐器(古琴、古筝)在揉弦的演奏技法上跟吉他有一些听感上更相似的地方。


海亮:

弦乐器必然上会有很多相似,但最不一样的是吉他有很多品格,它的音是比较固定的;但是古琴理论上一根弦可以无限取音,像大提琴和小提琴一样属于无品的。


李源:

2006年你们是以怎样的初衷选择了古琴这种乐器并对它加以改造?


海亮:

我们是一对相当有野心的乐队,从一开始组队,我们就有了很基本的目标:要寻找一种真正适合自我表达的声音。同时我们也希望自己塑造的声音是独一无二的,在那之前我们都是在十分广泛地摸索中。




→ 关于电子元素:


方舟:

在古琴之前有尝试过其他乐器吗?


海亮:

有,除了摇滚乐器,我们也会做一些比较电子的东西。有一段时间海逊开始完全不打传统的鼓了,而是打电子鼓(电子打击板)。小辉也开始玩一些小键盘什么的,阿来也开始玩高低音结合的键盘。我们那时候完全颠覆了自己,玩一些自己都不熟悉的东西。

实际上我们现在做的音乐是打破了时空疆域的,很多人认为它的想象空间很大。


海逊:

我特别喜欢那些原始的、有质感的、特别感动人心的声音,我觉得电子的东西始终比较冰冷。所以重新加入这些传统乐器,我觉得是一件很棒的事。也就是加入更多人性化的声音,因为电子的声音始终有一些隔阂。


李源:

机械性高于人性。



→ 关于《如果我失去了青春》:



方舟:

刚刚结束的巡演主题也叫如果我失去了青春,这首同名歌曲背后的出发点是什么?是否也有一个悲天悯人的时刻?


海亮:

可以说有,因为它是百感交集的一首歌。我很多年前写过一首民谣,就叫如果我失去了青春,但没有录音。若干年后再回头看,我就觉得那个东西很矫情,是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

但是我对这个主题很感兴趣,对我来说,这种回望是很有意思的。把以前对未来的想象融合现在对青葱岁月的回望,同时展望将来提醒自己不忘初心。很多乐迷说他们听到了很多种感触,包括青葱岁月的回忆,青春的挽歌……



听完了整个“话唠”间的对话

那感觉不要更酸爽

小张儿要去好好过周末了

锁定Music Matters

给你带来一手聆听体验

早间版 08:00 - 11:00

午间版 11:00 - 13:00

下午版 14:00 - 16:00

午夜版 00:00 - 06:00

欢迎前去下载官方APP


点击“阅读原文”,获取后半小时节目录音。


首页 - 轻松调频EZFM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