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数据说话:犯规少却吃牌多 申花其实并不是印象中的“野蛮”球队

摘要: 点击标题下「蓝色微信名」可快速关注联赛临近尾声,纵观到现在为止的联赛,除了球队本身实力和状态之外,犯规、红黄

11-08 17:41 首页 翼翼申辉
点击标题下「蓝色微信名」可快速关注

联赛临近尾声,纵观到现在为止的联赛,除了球队本身实力和状态之外,犯规、红黄牌和禁赛在一定程度上也左右了今年联赛的进程。今天笔者就申花这赛季的犯规、红黄牌和停赛,通过几个数据进行简单的讨论。

动作凶猛还是频频被针对?申花犯规少但得牌多

下图把联赛到目前为止中超各队犯规数和红黄牌数联系起来做成下图。其中纵坐标是场均黄牌数+场均红牌数*2(2黄变1红的加权因素),横坐标是场均犯规数。坐标轴中心点是两个数据的平均数取整。数据未更新最新一轮联赛但是结果相差不大。

每一个点代表了一个球队目前为止的红黄牌加权数和场均犯规数。中央左下到右上方向的实线代表了全中超平均水平。

如果把这个图分成的四个象限来看,左上代表了犯规少但红黄牌多,左下代表犯规少红黄牌少,右上代表犯规多红黄牌多,右下则是犯规多红黄牌少。

先从犯规转化红黄牌数的角度看,在实线下方意味着犯规转化红黄牌的转化率低于平均水平,换而言之,通常意味着犯规动作不大、位置更靠前、或者裁判更网开一面;反之,在横线上方意味着转化率更高,通常是犯规动作大、位置更敏感、或者裁判习惯性重判。从这个维度来说,申花、权健与恒大的犯规更容易获得红黄牌,而力帆和华夏幸福则很不容易获得红黄牌。

再来看四个象限的代表球队。

首先是左上象限,如果不算压着坐标轴的广州富力和天津亿利,那么只有上海申花位于此象限。也就是说,申花的犯规虽少,但经常被出示红黄牌。这一方面因为申花今年的防守策略比较靠后,并且在敏感位置很敢于(或者被迫)下脚尝试抢断然后侵犯到球员,另外一方面也是因为裁判对于申花历来给人的印象就是恶人多动作大,所以看到一个动作大的犯规习惯动作就是掏牌。

右上象限的球队犯规多得牌也多。其中代表球队是权健、恒大和鲁能。权健和恒大可谓踏破联营的代表队,犯规多并且伴随着不少的红黄牌得牌率。这两队的防守策略其实比较激进,范围也很广,全场范围都会对球进行压迫,关键时刻也毫不含糊。而作为对比,鲁能的防守策略更为经济实惠,伴随着许多的小动作和非关键位置的犯规去打乱对手的节奏,但在关键位置更为谨慎,动作也更小,所以得牌率反而很低。

左下象限的球队显得非常文明,代表球队是延边富德和重庆当代力帆。这两支球队犯规少,红黄牌更少。同样还在这个区间的有河南建业与上海上港。这与球队选择的防守策略有关:他们更注重多人围剿胜过单人专门防守加协防保护的方式,可以更有效的在没有犯规的情况下获得球权,人多了自然也就不会有那么多的犯规。

右下象限的球队只有一只华夏幸福,这其实比较微妙。这意味着华夏幸福虽然有很多的犯规,但是裁判往往不会出示红黄牌。

对比左上的申花和右下的华夏,其实对于“申花今年是否被针对”这个问题的答案,不言而喻。但是笔者还是想说,主要的原因还是在申花的球员自己身上。当你给裁判一个机会的时候,事情往往不能在自己控制下了。

个人方面,申花目前的得牌大户是王寿挺,9张黄牌数几乎是排在他后面的曹赟定李运秋一倍。这和他所处的后腰位置和比赛安排有关系,事实上这个位置其他球员孙世林、瓜林都有不少牌。

不过还有一名球员的得牌率甚至还高于王寿挺,那就是今年新引进的后卫栗鹏。虽然栗鹏出场不多,但是贡献了2黄1红,如果按照1红等于2黄,那么差不多每100分钟就要拿到1张牌。所以如果想要为球队贡献更多,那么控制得牌率这一点首先需要改正。

值得注意的是曹赟定、李运秋、徐骏敏这样的球员,本身位置没有那么敏感,但是依然吃到了较多的黄牌,多数是防守动作过大,这些球员本需要在进攻端有更多的发挥,但这么得牌一方面影响自己发挥,另外一方面当你在进攻的时候,因为裁判对你的印象,被侵犯的时候如果有犹豫,那就更得不偿失了。


追加处罚:正赛贡献两百多万,累计停赛144场次

上图记录了联赛到这轮为止,中国足协一共针对中超球队在正式比赛(联赛和足协杯)累计86张处罚单,考虑到主教练对球队作用不亚于一线队员,所以记录的累计对他们的停赛一共144场次,共计罚款211万元。

其中上海两队申花和上港分别被处罚然后停赛了28人次和26人次。累计54次的数据几乎相当于两队之后的三到八名的队伍加起来共58次。不禁令人感叹今年上海队屡犯禁忌因此受到了严重的处罚和损失。

上图是申花今年因为各种原因被罚的统计。停赛之余申花的影响堪比严重伤病。

虽然不完全是如此因果,但申花中场大将秦升被停赛是今年成绩一落千丈的重要原因之一,特别是开季两连胜的情况下,缺席了秦升和孙世林两名重要后腰球员的两场比赛中,申花开启了非常不顺的一段赛程,从而在后续比赛状态起伏不定。而秦升的一次犯规被罚12万(不算被球队内部处罚)可谓损失惨重,停赛22轮也是史无前例。

如果说秦升的停赛是所谓的严格,那么孙世林因为竖大拇指而被停赛更可谓前无古人后难有来者。笔者甚至找不到一个更合适的形容来界定这个处罚的原因,只能单独分类。

总的来说,申花在对权健这场比赛前后被罚严重,但其他方面其实还算克制。球员方面,也仅有李建滨的犯规(还是因为肩膀脱臼伤势无法完整滑铲到位)和曹赟定因为赛后未和裁判握手受到过额外处罚。其他都是俱乐部(包括球迷)层面违规,交了几万罚款。

对照86次处罚记录对于球员禁赛和罚款,我认为除了几次比较严重的处罚,其他量刑标准都比较统一。比如缺席发布会套餐就是1人次2万,指责裁判按照情节轻重去2-5场依次递增,上港权健毛巾事件对各个俱乐部官员的处罚1人次1万加1场。不当言论根据次数和程度1-3场一次递增。

几次影响较大、尚未找到具体量刑依据的处罚(包括不限于)

1)申花权健对秦升、孙世林的处罚,特别是孙世林的大拇指,历史上仅此一次。

2)上港富力4人次被处罚5 6 7 8场。

3)上港后续不当行为(包括武磊、胡尔克禁赛和对赛区的处罚)

4)国安苏宁伊尔马兹与李昂的处罚。

5)恒大上港足协杯当中,金英权的踩人蹬踏动作只判3场,值得商榷。



IOS版打赏专用通道:



翼翼申辉

传递足球资讯,传播足球理念,解读战术思想


长按指纹 > 识别图中二维码 > 添加关注






首页 - 翼翼申辉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