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陇南好小说·入围丨小米:四季歌(3.秋天的收成)

摘要: 千元大奖寻找陇南好小说!征稿活动进行中。本期入围作品:小米短篇小说《四季歌》

11-11 14:16 首页 醉春风
点击上方“醉春风” 可以订阅哦!

作者简介

小米,男,原名刘长江,1968年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1986年开始在《人民文学》《大家》《青年文学》《诗刊》《中国作家》等百余家报刊发表小说、散文、诗歌等各类文学作品,百余篇作品入选数十种诗文选集和年度选本,出版个人诗集《小米诗选》、《十年诗选》。

四季歌


3

秋天的收成

小春的奶奶跟小春一样,姓杨,小春的奶奶,大名杨艳秋。

杨艳秋是杨门的独生女。杨艳秋生过一个儿子,取名杨有富,杨有富出生时赶上了六零年的大饥荒,杨艳秋没奶喂他,杨有富不满半岁就活活饿死在杨艳秋的怀里了。杨艳秋一九六四年生了个女儿,原取名王珍珍,后改名杨珍珍,杨珍珍三岁时出麻疹死了。杨艳秋一九六九年又生了个女儿,取名杨二珍,二女儿杨二珍七岁时独自一人偷生产队的核桃吃,从三丈多高的核桃树树顶上掉下来,头朝下,不偏不倚,正好落在一块巨大的石头上,脑髓溅得满石头都是。杨二珍是摔死的。杨二珍死的那年,杨艳秋二儿子杨有才三岁,会走路却不会说话。杨家庄人都认为杨有才是个哑巴。杨有才五岁的时候,没人教他,听人说货郎来了,就在嘴里喃喃地一边说着爸爸,爸爸,一边往家里走。杨有才叫爸爸也叫得慢,有板有眼,字字珠玑。会说话的杨有才还是不怎么爱说话,必需说说的时候,才不得不吐露只言片语。

杨艳秋的四个儿女是分别跟四个男人生的。

大儿子杨有富是杨艳秋跟杨家庄生产队的保管员生的。那时已露出大饥荒的迹象来,杨艳秋跟生产队保管员悄悄地好上了,保管员天生胆小,是个非常原则的人,杨艳秋一个黄花闺女,肚子都大了,保管员却不敢跟父母说,不敢跟杨艳秋结婚,也不敢接敢济杨艳秋。这些都不说了,杨艳秋生了他们的儿子杨有富,保管员居然守着偌大的粮仓,先把自己饿死了。杨艳秋和保管员的儿子杨有富也只能是饿死的命了。

杨艳秋的大女儿是杨艳秋嫁到王家庄的一年后才生的。杨艳秋的男人爱女儿爱得什么似的,取名王珍珍。杨艳秋的公公婆婆见杨艳秋生了个女儿,却里外不是,横竖不是,生生拆散了这一对夫妻。杨艳秋只好带着王珍珍回了杨家庄的娘家,把“王珍珍”也改成了“杨珍珍”。杨珍珍刚满三岁就死了。

杨珍珍死了不到一年,杨艳秋未改嫁也未看见她跟哪个男人亲近过,却又怀了孕了。

深秋里的一个下午,杨艳秋挺着个大肚子跟一群老弱病残在仓库外面给生产队的玉米脱粒,不知干了多久,杨艳秋尿憋得慌,急忙起身到仓库后面的羊圈里撒尿,尿撒完了,杨艳秋不疼不痒,正要提上裤子继续给玉米脱粒去,一低头却看见尿水里泡着个蠕动着的孩子。杨二珍就这么不声不响地跟着一泡尿来到这个世界上。杨艳秋把杨二珍抱回家,把粘在杨二珍身上的尿渍羊粪洗干净,包好,让老娘替她照看着,回头又去仓库外面,给生产队的玉米脱粒。一同干活的发现杨艳秋的大肚子一下子瘪了,就问杨艳秋,你肚子里的娃娃呢?杨艳秋满说,快甭提那个贱货了,我把她生在羊圈里了。老弱病残们没见着孩子,以为杨艳秋把孩子扔了,急急慌慌地又问杨艳秋,你把孩子咋办了?杨艳秋说,我能把她咋办?搁在炕上,让老娘照看着。老弱病残们这才放下心来,问杨艳秋,是自家的人(儿子)?还是人家的人(女儿)?杨艳秋头也懒得抬抬,不屑地说了句,是个不带把儿的。

按说,杨二珍生下来就是男孩子个性,天不怕地不怕的,福大命硬,不该早夭,七岁那年却经不起折腾,从核桃树上掉下来了。

杨二珍是个来路不明的孩子。她是杨艳秋跟哪个男人生的,没人晓得,没人猜得出。问杨艳秋,杨艳秋说,我也不晓得二珍是谁下的种。杨艳秋是真的不晓得还是不愿回答这个问题,杨家庄人实在难以确认。杨二珍摔死了,就没人关心杨二珍的生父了。

杨二珍四岁那年的秋天,杨家庄来了个货郎。那时货郎在乡下是很普通的风景,他们的背篼像一只百宝箱,里面装着顶针针线头绳和火柴香皂水果糖之类的日常用品,货郎用这些东西换走的,却多半是猪鬃毛和妇女们剪下来的长辫子。杨二珍晓得货郎的背篼里藏着水果糖,更晓得她娘杨艳秋刚剪不久的乌黑发亮的长辫子藏在了啥地方。杨二珍急急忙忙将货郎带到家里,水果糖还没吃到嘴里,杨二珍唇齿之间却已给水果糖的甜味塞满了。

杨二珍想不到的是,她带回家的,居然是自己的继父。

做了继父的货郎依旧干着货郎的营生,仅只是每次游走到杨家庄,货郎都会给杨艳秋或多或少留一点钱,会多住个三天五天的,再从杨二珍和杨艳秋的生活里消失掉。

杨艳秋的二儿子杨有才出生时,他的货郎爸爸不在家。杨有才生下来就没见过他的货郎爸爸。杨有才知道他的货郎爸爸是个四川人,别的,杨有才就不知道了。

杨有才五岁时,杨家庄又来了个货郎。在打麦场看一群孩子玩耍自己却不参与其中的杨有才,听说了这个货郎是“艳秋的男人”,就破例“爸爸”“爸爸”地回了家。刚刚开口说话的杨有才没见着货郎。他已经走了。货郎这一次留给杨艳秋的钱更多,是整整一百块,但货郎饭没吃,水没喝,连亲儿子杨有才也没心思看看就走了。

杨艳秋没拦货郎,也没打算让货郎看一眼杨有才再走。杨艳秋看出来了,货郎并无见见儿子杨有才的打算,杨艳秋就没勉强他。杨艳秋的老娘更没拦货郎。杨家庄人事后责怪杨艳秋,你咋不把货郎留下呢?你咋不把货郎留下呢?杨艳秋说,他在四川有家有室,有儿有女,留了他的人,留不住他的心。

杨家庄人摇头,叹气。

杨艳秋不。杨艳秋的老娘,也不。

此后杨艳秋再无找个男人的想法,她那肥沃的土地,也未继续生育下去。

给三十岁了还常常沉默不语的儿子杨有才娶了立夏这个如花似玉的漂亮媳妇后,杨艳秋就没啥操心的事了。从货郎离开杨艳秋的一九七八年算起,似乎只是晃了那么一晃,三十多年时光,就跟一页书似的,翻过去了。

儿子儿媳在县城打工陪读,杨艳秋还跟以往的无数个年份一样,住在乡下,一边照看年迈的老娘,一边种全家人的承包地。

有人感叹,人都得老。杨艳秋也老了。

杨艳秋不怕老,她照样天天下地干活。

地肥人勤,杨艳秋年年都有好收成。



点击查看

稿

寻找陇南好小说



所有

赞赏

榜单

1075

截至目前,本次大赛奖金已达1075元


10月

姓    名

地区

金额

张文海

天水

50

金    勇

康县

5

李春风

西和

5

赵君平

西和

5

任    芸

西和

5

野   水

礼县

5

长按关注

读者专栏

刊发读者来稿

温暖  冷峻  

有态度

坚持原创


醉春风


投稿邮箱: zui201604@163.com                 

随文附作者生活照,并附200字以内简介

小编微信:z6616629

点击下方

赞赏

支持大奖赛,后续公布名单。


首页 - 醉春风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