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刊丨练量:转世的蝴蝶——康县阳坝文学采风诗小辑

摘要: 9月16、17日由西汉水、醉春风文学平台组成的练量诗人团队深入康县阳坝,进行采风活动。

11-07 21:11 首页 醉春风
点击上方“醉春风” 可以订阅哦!

九月的阳坝沉浸在一片苍翠之中,全无半点秋意。在雨水的洗礼下,呈现出一派初春的盎然,让人如痴如醉。9月16、17日由《西汉水》《醉春风》文学平台组成的练量诗人团队深入康县阳坝,进行采风活动。诗人们以诗会友、以酒会友,得到康县、成县诗友的热忱款待,在阳坝得天独厚的天然氧吧展开了一场文学之旅。

转世的蝴蝶

陇上犁

陇上犁:本名魏智慧,甘肃省作家协会、中国诗歌学会、全国公安文联会员;著有诗集《每每有雪降临》《尘世的幸福》。现居甘肃西和。


曾经沧海,为蛹,蠕动

祈盼的眼神,一条路与谁同行

风吹过,雨也淋过

蜗行在多灾多难的尘世

只盼着化蛹成蝶

 

蝶有一对翅膀多好啊

对望着便不是距离

轻盈的腰肢,鼓动的翅羽

想你时,你就在身旁

触角般的手,轻轻一握

比翼齐飞是前世路窄的冤家

 

2017.09.23

红豆谷

金勇


金勇:原名李金勇,笔名金勇,甘肃省康县人。自由诗歌写作者,写诗,读诗,偶尔写诗评。有诗歌作品散见于国内报刊、并入选诗歌选本。


我们说好了

红豆成熟的日子,

就来看你,也许

我们早已错过了

拾捡爱情的季节

可我还是如期抵达

 

总以为拾到一枚红豆

就找到了爱情,一颗红豆攥在手心

再冷的心,也会捂出眼泪

 

红豆树上的叶子,像你的头发

大把大把地脱落在

狭长的谷底

一些被流水带走,一些始终停留在树下

 

山坡上的一棵连理枝

不知从何时伸过的手,把另一棵树枝

紧紧握在一起

怕一松手,就是来生

 

今夜,我坐窗前,不说爱你

也不说,这苍茫尘世的相遇

如果可以,就让我

把拾到的种子,带回山里

种下满坡的相思

来年,只为你一个人拾捡

菩提树

李春风


李春风:男,1986年出生于甘肃西和,2007年起发表作品。


挂满红缨子的菩提树

不疼,不累,不悲

像个化过妆的柬埔寨人

高大粗犷,面容冷若冰霜

昨天,一对情侣踩着风雨前来许愿

把一条写有“百年好合”的红布条

挂在树上,并签上自己的名字:

宋诚  王丽

 

今天又来一落魄书生

呆立树下不发一言

离开时,他把一条红丝带系在树上

丝带上什么愿望也没写

只留下一个人名:王丽

离开时他抚摸树身

盘根错节

 

千年菩提树依然

不疼,不累,不悲


梅园

何芳


何芳,女,1985年生,甘肃西和人,2016年开始写诗。


走近你  湖中的影子

我便忘了是自己

 

自在、透明、洒脱

凡见者

必折煞眼底

 

几块大点儿的石头

俯身横卧河滩

于是

就有多少梦想才可

渡过对岸

 

而自己

澄澈的双眸

似乎要穿透、洗刷

一些内心的

泥点

把清白种在人间

阳坝的夜

饶剑


饶剑,甘肃康县人,甘肃作协会员,有诗歌,散文发表在省内外报刊杂志。现供职于康县公安局交警大队。


阳坝的夜

火红火红的照进了心里

 

远远地

闪闪烁烁地

长驱直入

 

让那个路人

怎么也不能忘记深夜的烟火

 

许下的诺言

一次次被风吹走

 

一转身的距离

你已不在原地

 

阳坝的夜啊

静悄悄地

绝不会去打扰谁的清梦


下意识

马跃军


马跃军,甘肃西和人,甘肃省书法家协会会员。书外亦诗,有作品在《聚力阅读》《参花》《原乡文学》《田野》《仇池》以及网络平台发表。


在去阳坝的

路边,有人在杀牛


一个女人,在

光天化日下,杀牛


手起,刀落,手法熟练

像在裁剪一匹布


刀落下去


奇怪的是,牛没有嘶叫

只是眼睛高高鼓起


杀牛的女人

瞥了牛一眼


下意识的,把

窜到胸前的衣服


猛的,

向下拉了拉


千年菩提

王娜


王娜,1986年生于甘肃西和,工作之余喜欢读书,爱好诗歌。


红丝带缠身的菩提树

是一位凯旋归来的将军

在虔诚的游客面前

讲述着戎马的一生

 

菩提树下,

我没有许愿。

它的背部

已被掏空

千年的修行也没能阻止雷神的脚步。

而我们

还需要多少修行才能度过今生的劫?

长按关注

读者专栏

刊发读者来稿

温暖  冷峻  

有态度

坚持原创


醉春风


投稿邮箱:zui201604@163.com

                  295162902@qq.com(二选一)

随文附作者生活照

并附200字以内简介


首页 - 醉春风 的更多文章: